当前位置: 首页>七旬老人旅游途中突发心肌梗死 徐州市中医院实施介入治疗成功施救

阅读数(127次)

七旬老人旅游途中突发心肌梗死 徐州市中医院实施介入治疗成功施救

发布人:网站管理员 最后更新时间:2018年11月6日

深秋的徐州天蓝气清,云龙山上吹拂得松涛阵阵,云龙湖里跳跃着粼粼波光,戏马台下散发出楚汉风韵,这座刚刚获得2018年“联合国人居奖”的美丽城市吸引着全国各地的游客沓至纷来。
      年逾七旬的李先生,也和一帮朋友在国庆长假后来到了徐州。饱览了古彭城的楚风汉韵后,意犹未尽的李先生一行登上了云龙山,在中午11:50许,李先生突然感觉胸闷痛、乏力,差点跌倒。同伴赶快扶他就地休息,可是仍然感到胸闷不适,恶心欲吐,并且大汗淋漓。同伴赶紧买来硝酸甘油给他吃,可是一个小时都过去了,症状始终没有缓解,于是呼叫120急救车将他送到了离云龙山最近的徐州市中医院。急诊科医师第一时间给李先生吸氧,同时测量血压、心电图,并使用心电监护仪查看心脏情况。
      接到会诊通知的中医院心血管科副主任医师刘敏博士匆匆赶来,看到李先生精神状态很不好。她一边查看心电图结果,一边询问患者病情。李先生诉说自己胸闷不适、乏力、困倦,“很想睡觉”。刘敏博士结合自己的专业知识及丰富临床经验,判定李先生下壁心肌梗死的可能性非常大。她盯着心电监护仪,一边镇静地安慰他不要紧张,一边电话通知CCU做好接收患者准备,同时请心血管科冠脉组组长梅发光主任医师一起诊疗,并向心血管科主任梁田博士、学科带头人王忠良博士汇报。此刻,李先生的心率由开始的60次/分下降至48次/分,心电图由一度房室传导阻滞发展至II度II型房室传导阻滞,血压由105/66mmhg下降至66/48mmhg。李先生的病情变化很快,精神状态越来越差,非常凶险。
      时间就是生命。两位主任决定立即将李先生直接送进导管室,按照下壁心肌梗死病情进行手术治疗,心血管科的医生们顾不上吃午饭,各项工作有条不紊、争分夺秒地进行着。心血管科心电组组长李家岭主任医师带领吴浩、卢磊副主任医师提前在导管室做好准备,并向院领导汇报情况,建议开通绿色通道,在未交费及无直系亲属陪同的情况下先给患者做急诊手术。院领导当即表示生命无价,救人第一。刘敏副主任医师一边推着李先生快速赶赴导管室,一边向李先生及其同伴交代病情,术前谈话。生命在与时间赛跑。
      到导管室的时候,李先生的意识已经有点淡漠了,反应也很迟缓。李家岭主任医师、卢磊副主任医师立即给李先生插上临时起搏器,梅发光主任医师、吴浩副主任医师迅速给他开通股动脉通道,行冠脉造影检查。几分钟后即发现他的心脏右侧冠脉中段被血栓堵住,完全闭塞,左边的前降支及回旋支也有重度狭窄。手术在紧张进行中,白衣天使们穿着重达三十多斤的防辐射服,先抽出堵住血管的血栓,再准确定位闭塞的血管段,小心翼翼而又快速娴熟地安装支架,然后撤出导丝。不到40分钟,手术顺利结束了,李先生的右冠脉血管完全开通,血流恢复正常,血压、心率很快恢复正常,趋向稳定,胸闷胸痛、乏力困倦的感觉也消失一空。
      经历了鬼门关的李先生心有余悸、感慨万分,对医师们连声感谢。他的同伴笑着对床位医师刘敏博士说:“李老的气色比在北京还好呢!”完成手术的医师们松了一口气,全然忘却了已近下午两点,空空的肚子已经咕噜咕噜地发出抗议声。
      伴随着术后的规范用药和医护人员们的精心护理,术后第二天,李先生就可以下床活动了,第六天就办理了出院手续,回到北京的家中。11月1日,李先生的儿子在给刘敏博士的感谢短信中说:“万分感谢您的救命之恩,欢迎您到北京做客!”
      据中医院心血管科主任梁田博士介绍,心肌梗死在病理上被定义为长时间缺血导致的心肌细胞死亡。最常见的表现为胸骨后或心前区的疼痛,疼痛向左肩、左臂放射,伴大汗、恶心呕吐等。当然也与梗死的大小、部位、侧支循环情况密切有关,50%~81.2%的患者在发病前数日有乏力,胸部不适,活动时心悸、气急、烦躁、心绞痛等前驱症状,其中以新发生心绞痛(初发型心绞痛)或原有心绞痛加重(恶化型心绞痛)为最突出。具体表现为:
      ◎疼痛  这是最先出现的症状,多发生于清晨,疼痛部位和性质与心绞痛相同,但诱因多不明显,且常发生于安静时,程度较重,持续时间较长,可达数小时或更长,休息和含用硝酸甘油片多不能缓解。患者常烦躁不安、出汗、恐惧,胸闷或有濒死感。少数患者无疼痛,一开始即表现为休克或急性心力衰竭。部分患者疼痛位于上腹部,被误认为胃穿孔、急性胰腺炎等急腹症;部分患者疼痛放射至下颌、颈部、背部上方,被误认为骨关节痛。
      ◎全身症状  有发热、心动过速、白细胞增高和红细胞沉降率增快等,由坏死物质被吸收所引起。一般在疼痛发生后24~48小时出现,程度与梗死范围常呈正相关,体温一般在38℃左右,很少达到39℃,持续约一周。
      ◎胃肠道症状  疼痛剧烈时常伴有频繁的恶心、呕吐和上腹胀痛,与迷走神经受坏死心肌刺激和心排血量降低组织灌注不足等有关。肠胀气亦不少见,重症者可发生呃逆。
      ◎心律失常  见于75%~95%的患者,多发生在起病1~2天,而以24小时内最多见,可伴乏力、头晕、晕厥等症状。各种心律失常中以室性心律失常最多,尤其是室性期前收缩,如室性期前收缩频发(每分钟5次以上),成对出现或呈短阵室性心动过速,多源性或落在前一心搏的易损期时(R在T波上),常为心室颤动的先兆。
      ◎低血压和休克  疼痛期中血压下降常见,未必是休克。如疼痛缓解而收缩压仍低于80mmHg,有烦躁不安、面色苍白、皮肤湿冷、脉细而快、大汗淋漓、尿量减少(<20毫升/小时),神志迟钝,甚至晕厥者,则为休克表现。休克多在起病后数小时至数日内发生,见于约20%的患者,主要是心源性,为心肌广泛(40%以上)坏死,心排血量急剧下降所致,神经反射引起的周围血管扩张属次要,有些患者尚有血容量不足的因素参与。
      ◎心力衰竭  主要是急性左心衰竭,可在起病最初几天内发生,或在疼痛、休克好转阶段出现,为梗死后心脏舒缩力显著减弱或不协调所致,发生率约为32%~48%。出现呼吸困难、咳嗽、发绀、烦躁等症状,严重者可发生肺水肿,随后可有颈静脉怒张、肝大、水肿等右心衰竭表现。右心室MI者可一开始即出现右心衰竭表现,伴血压下降。
      徐州市中医院心血管病科为国家级中医临床重点专科、江苏省重点中医临床专科、江苏省示范中医临床专科,是淮海地区最大的中医及中西医结合心血管诊治中心,南京中医药大学研究生培养单位。设有CCU室、心导管室、心血管研究室及2个普通心血管病房。现有医护人员50余名,其中医生中有主任医师5名、副主任医师6名;南京中医药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2名、博士6名、硕士研究生9名。
      科室坚持中医特色、注重中西医结合既善于吸收运用西医现代诊疗技术,又充分发挥中医传统特色,已发展成为技术全面、特色突出的专业科室,在心脏骤停、急性心肌梗死、心源性休克、恶性心律失常等心血管危重病的救治方面,积累了丰富的中西医结合抢救经验。科室在我省首批获得心血管介入治疗资质,是全国市级中医院中规模最大、技术最全面、诊疗量最大的中西医结合心脏介入诊疗中心,自2010年起,每年开展介入手术1000例以上。

(心血管科)